6月 20

banana2020

第三千二百六十一章借柴刀一用!天魂不老药!这株不老神药终于出现在凌风面前了,令其激动不已,更感叹不已。

自他进入神天域后,便一直想要找到这株不老药,以此来炼制天魂道丹,进而让秋书怡能够痊愈,不至于仅剩一缕香魂。

这是他对秋书怡的亏欠,更是感激。

神烈自然也知道凌风所想,不惜以身试险,成为荣耀老祖的鸟质,让凌风有足够的时间来找出天魂不老药,因为亏欠秋书怡的不仅仅是凌风,而是整个逆神,整个天穹。

当初,要不是秋书怡挡住了所有,替凌风承受住了最要命的伤害,那么,不仅仅是逆神,整个星空都要倒在血泊中,死伤何止亿万?

那是整个星空的悲凉!没有凌风,那就没有裁决神力的耀眼凌空,没有凌风,那就没有逆神的一腔孤勇,没有凌风,就没有如今的局面。

凌风付出的太多,而秋书怡的一往情深更是令人感动。

星空的每个人都欠了她一份情。

时间匆匆千余年,凌风也备受煎熬了千余年,此刻他只想尽力让秋书怡活过来,哪怕他们付出的更多,哪怕有可能陨落。

他闯入柴刀下方,本就有牺牲的打算,因为柴刀太过危险了。

因而,进入柴刀下方的只是一道虚身,凌风的主身不敢过来。

但。

女神级清纯美女白嫩捏出水

他着实没有想到这般容易便得到了天魂不老药,更没有想到这柄柴刀天宙,竟然曾与仙战斗过,更与古武有着交情。

“我能帮你做什么?”

凌风并没有立刻将那天魂不老药收下来,而是望向柴刀天宙,语气真挚,表情诚恳。

他能够感觉到天宙的善意,这完是因为他是古武后辈,想来当初那道人与古武先辈交情甚好,否则,天宙为何愿意这么做?

那天宙柴刀“直视”着凌风,打量了好半晌,才幽幽的说道:“你还太弱!”

“……”凌风这就很受伤了。

我本好意要帮你好吧?

你要不要这么打击人?

我只是境界还不够而已,但我实力弱吗?

望着天宙,凌风很无奈的叹息一声,他好像的确很弱。

“我是说,你还有什么心愿或者需要帮助的地方?”

凌风问道:“譬如,那洞口裂痕!”

虽然凌风自问实力不够,但并不意味着他此后不够,借助天魂不老药,他可复活秋书怡,而且他距离神帝只有一步之遥而已,他可晋阶神帝了。

虽说还远不及古贤级人物,但实力谈不上弱啊。

当然,要是在这柴刀天宙面前,的确是很弱。

“嗯……你真的弱……”柴刀天宙很是真实的说道。

“……”凌风就觉得这个天聊不下去了,他很想收起天魂不老药就闪人,这天宙太欺负人了。

可惜,他最后还是叹息了一声。

“不管你需不需要,今日我欠了一个大人情。”

凌风郑重的说道:“天魂不老药对我极其重要,今日得前辈恩赐,凌风感激于心,但前辈也莫要小觑了凌风,总有一日,我会回来,替前辈铸就刀身,弥补裂痕。”

天宙柴刀沉了沉,叹息一声说道:“我道门欠古武一个天大的人情,你也不需要在意这些!”

凌风微微愕然,而后微笑起来。

感情是这么回事。

“那是古武先辈的情分,与我倒是没什么关系。”

凌风摇了摇头,不愿意承受这个情分。

“他日定当回报!”

凌风笑了笑,说道:“而且,晚辈还有别的意思,想要请前辈相助!”

随后。

凌风便将自己进入荣耀国度,意图天魂不老药,与荣耀国度乃是互相针对利用,可如今他得到了天魂不老药,自然想要摆脱荣耀国度对他的控制,进而远离此地。

“你想要做什么?”

天宙柴刀沉闷了片刻,便说道:“我虽扎根此地,却与荣耀国度没有感情,你勿需有什么顾忌!”

“想请前辈必要时刻相助,并不需要做太多,若是能够破开古禁制,颤动那么一下便可!”

凌风沉吟了片刻,却又摇了摇头说道:“届时,前辈还是莫要做了吧。”

若是他不知天宙柴刀与古武先辈的关系,若是他能够撼动天宙柴刀,倒是不介意这么做,但此刻却不愿了。

的确。

天宙动荡,古禁制湮灭。

这对于荣耀国度来说,绝对是灭顶之灾,一旦消息传出,势必要有无尽人物飞驰而来,想要一探究竟,那时荣耀国度是给看呢?

还是不给看呢?

看,则颜面尽丧。

不看,则要面对雷霆怒火。

当然,这取决于许多势力的态度,但可不是每个势力都将荣耀国度放在眼里的。

可以说,一旦荣耀国度处理不慎,那就可能要直面亡国之灾。

那么,荣耀老祖还有功夫追杀凌风吗?

但这有个问题。

天宙将直面无尽武修,特别是古贤级的大人物,以其破损程度,以及时间的打磨,凌风十分担心天宙会落入敌手。

因而,他宁可自己扛下所有,也不愿天宙直面那残酷的法则。

“无妨!”

天宙淡漠而笑,声音传来:“区区几尊人物而已,想要撼动本尊,还远远不够!”

天宙相当自信。

曾激战过仙人,它有足够的底气。

虽说神天域众神不弱,古贤级别的人物颇多,但想要撼动它也极其不易。

“前辈……”“无需多说什么。”

天宙打断凌风说道:“正如你所言,他日要替我修补裂痕!”

“……好!”

最终,凌风点了点头。

他招了招手,天魂不老药便落在了他的手中,那如灵魂般的一株大药,流淌着漆黑如墨的光亮,绽放出天地万物都为之动荡的气息。

足有八片叶。

每一片都如神魂一般,自然而然化为一片海洋。

在黑色海洋中还有一枚种子,也是漆黑如墨,如果不细看也发现不了,因为那种子几乎要与叶片融为一体。

“终于到手了啊!”

凌风双目微微湿润,想起秋书怡,他心中感动又神伤。

“她可以活过来了!”

凌风呢喃着说道:“不过,在此之前,还需要炼制一枚天魂道丹!”

“前辈,晚辈就此别过!”

凌风先是向那位道人深深鞠躬,极其尊敬,因为从天宙柴刀身上,他便能够看出这位道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物。

如果这道人是个奸诈之辈,只怕此刻他的虚身已经成为了灰烬,而万物树以及仙刃等都要成为这片斑斓星空的给养。

“好!”

天宙说道:“你是古武后辈,可惜古武这些年早已垂落,没有了光亮,许多东西要你自己来思考,但古武先辈曾说过的话,你定要常思!”

天宙提醒道。

因为凌风以仙力铸就各种力量,点燃了自己,虽然它不知道那株小树有何等天威,但的确非凡,只是沾染了仙力气息,总是令它不舒服。

“是!”

凌风点点头,临走时,天宙还这般郑重的交代,让凌风还是很感动的。

而且。

以古武先辈的智商应该不难发现以仙力锤炼力量的妙处吧?

可,即便是这样,却依旧说出了那般话来,着实让凌风有些吃惊与费解。

他在将要离开时,问道:“前辈,古往今来多少年,您应该见过许多古武先辈,那么在这些先辈中,可曾有人领悟仙力,可曾有人与我一般仙力傍身?”

这是凌风一直想问的一个问题。

他不会觉得自己很特殊,虽然说在史册上的确没有记载他这种古武人物,以及以身伺道的特别修炼方式,但他觉得古武先辈并不愚蠢,特别是神天域内的古武先辈。

“有……吧。”

天宙努力沉思,继而剧烈挣扎,一股剧痛几乎要将其虚幻的刀身直接撕破。

“前辈……”凌风大惊失色,不知道那天宙出了什么问题。

半晌,天宙才平息了下来,幽幽的说道:“当初那一战,我伤势太重了,一些记忆消散了,至今想不起来。”

“但模模糊糊中,却有那么一个印象,的确有古武人物曾顿悟仙力……但最后的下场却极其不好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凌风微微一惊,不禁问道:“前辈可还记得?”

“那些人是怎么回事?”

这是凌风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,万古前就曾有人感悟出仙力,可却落得一个不好的下场,因而古武先辈才有这种警醒吗?

此刻,他很想知道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问题。

“前辈可愿如实相告?”

凌风着急的问道。

“不知道!”

天宙柴刀努力的想了想,最后叹息一声,说道:“我所知道的本来就很有限,皆来自于我的主人,这么多年更因伤势而导致失去了部分记忆,关系那些古武先辈的下场……很可惜。”

天宙在叹息。

他的确很想告诉凌风,但很可惜,他记得的非常有限,而且关于古武方面的消息就更少了。

“好的!”

“如果前辈想起了什么,请一定要告诉晚辈!”

凌风微微叹息一声。

但这个问题却彻底被他放在了心头上,这世间天骄众多,仙力与古武之间的确有那么些问题啊。

标签:
Copyright 2021. All rights reserved.

发表 2021年6月20日 自 admin 类别 "未分类